Don-甘米熊在修罗场

平日里是画画的…偶尔码码字OVO微博同名ID,欢迎同好骚扰! 不喜绕道

无题(thramsay)

Ramsay气炸了……他怎么敢!reek怎么敢!竟然和自己的夫人逃跑了,玩的好!玩的好!这里简直都想要给亲爱的reek鼓掌了。Ramsay冰蓝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怜悯,看来他需要在对自己的宠物严加管教了,之前太放纵他了,这次是剥下那一片皮或者切断哪一根手指呢?他把玩着手中的剥皮刀,重重的把自己的大拇指对着刀尖按了下去,扬起一个兴奋的笑容,伸出舌头舔掉了手指上的血液。血腥味似乎让Ramsay更兴奋了…喃喃自语:“My reek…dear reek……”。
theon放走了bolton夫人,reek迷失了方向……他与sansa已经分开了。她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那么,自己呢?reek还是theon?谁才是自己,或者谁也不是?困惑的漫无目的的游走在雪地里,寒冷的空气让他不禁打起寒颤。他一屁股坐在雪地里,冰冷从股间传入心中进入大脑,清醒无比。其实他们都是自己,都是他的一部分,而他的一部分属于Ramsay,他的一部分爱着他的主人。他的主人…reek疲倦的慢慢靠在雪地上回想起主人给自己洗热水澡的时候,温柔的触摸,柔软毛巾,主人都不嫌弃自己肮脏泥泞的残缺身体,轻轻的擦洗着,眼神温柔的看着自己,问自己:“My dear reek,do u love me?”reek当时并没有回答他的主人,但意外的主人没有责罚自己。
而现在reek声音沙哑但是像是看到主人一样对着空气说着:“y…yes,master。reek loves master。”
困意袭来,reek阻挡不住的在雪地中睡去,殊不知这样睡过去还能不能再醒过来。他也没有听到不远处猎犬的吠叫,慌乱的脚步声,以及熟悉的声音:“reek!”
Ramsay跟随着猎犬在茫茫雪地中找到了所在一团躺在地上冻僵的reek。reek本来就瘦弱惨白的身体现在在雪地里更是没有一丝血色,甚至看起来像是死了几天的尸体。他走到reek身边,蹲下来把失去意识的人脸上的泪水抹去,一把抱起了reek冰冷的身体,感觉还有微弱的脉搏。Ramsay什么也没说,冷下来的脸色,手下们看着都惧怕,一言不发地跟在少主的背后返回了恐怖堡。
Ramsay叫来的最好的医生给reek治疗,治不好全部拖出去全身剥皮!医生们都战战兢兢的给reek用最好的药材给他包扎外伤以及给他一些营养易吸收的流食。难题在于没有清醒的reek根本不能吃东西,而这种身体状况不能再坚持挨饿断食了。医生给Ramsay阐明了状况,他吩咐他们滚出去。
Ramsay走向自己大床上躺着的人,眼神柔和如水一般,他手放在reek脸颊上感受着reek的温度,轻轻的但是狠戾的说着:“My dear reek,i didn't allow u to die,so u can't。u hear me?wakeup,pet!or i'll hurt u。u……do u …love me?”Ramsay说着说着眼睛湿润了起来,没来得及擦掉落了一滴到reek的脸颊上。
reek睫毛颤抖着,感觉听到了主人的声音,主人又问自己爱不爱主人了。当然爱!reek发现出不了声音,眼睛也重的抬不起来。直到他感觉到脸上一滴微凉的液体,这是…这是泪么?疑惑着发现自己看到了主人的脸,主人眼里湿湿的,温柔的看着自己。
“主…人?”


ps:Ramsay真的是爱得深伤的也深啊,痛并爱着的reek总之两个人就是非常虐QAQ,想看小甜文。不太想接受sansa弄死Ramsay的事实orz。

评论(4)
热度(25)
©Don-甘米熊在修罗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