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甘米熊在修罗场

平日里是画画的…偶尔码码字OVO微博同名ID,欢迎同好骚扰! 不喜绕道

男巫和捡来的孩子(存梗

微弱的抽泣声远远传来,贺天循着声音缓缓靠近过去。他走到声音源头停下来,哭泣的人突然愣住了一时没了声音。贺天以为是自己的扮相吓住了这个人,于是伸出手摸向地上的人,温热的手覆上了一个小小的冰凉湿润的脸颊。
贺天小声温柔的问到:“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呆着?”
“呜…” 泪水再次涌出低落在贺天的大手上,“他们…都说我…红发红眼我是诅咒之子……呜呜呜凭什么这么说。”小身板微弱的颤抖着坐在地上,声音却如此不甘。在这寒冷的天气里穿的如此单薄,如此幼小的孩子。
贺天蹲下身子双手握着小孩冰凉的脸蛋,送去一些魔力暖和小孩的身体。贺天眉头紧皱表情不善,因为他摸着发现小孩脸上身上都有很多创口,好多血渍已经干涸。
他边用魔法治愈小孩边问道:“那你愿意跟我走吗?我叫贺天。”
贺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几百年来都不善于人接触却被这哭泣着却又不甘心的小孩给吸引了。听小孩似乎没有反应,他缓缓起身,对着小孩伸出手:“跟我走,莫 关 山。”
贺天给小孩起了这个名字。如果此刻贺天眼睛能够看见,他一定能看到这个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身影,此刻睁大着的红色双眼含着泪水诉说着不可置信和满心欢喜。莫关山愣神一下马上擦干眼泪,对贺天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之后握紧了眼前大大的手掌拉了一下。
“可是贺天我的脚勒着好痛而且走不动。”
“没什么能阻止我带走你。”
说着在空中挥了一下手,一个小小的蓝色阵法出现在莫关山脚下,粗重的脚镣瞬间粉碎不见。莫关山脚上的淤青和擦伤也都在瞬间治愈了。莫关山小心的试着动了动,果然能走了!快步跑到贺天身边。贺天想起什么似的,弯腰一把抱起莫关山,用自己黑色的外袍把他罩着紧紧裹在自己怀中,用自己温热的体温暖和莫关山脚底刚刚的冰冷。
莫关山把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这个陌生人是自己的救赎。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事实刚好相反,其实他才是贺天漫长岁月中的救赎。

ps:之前看到p站女巫和捡来的孩子前后对比这个主题超有意思的。但我就想画男巫QwQ,我在飞机上无聊写了点背景故事。最近有时间把图画出来~贺天男巫和捡来的莫关山!目前看小孩的毛毛有点ooc,但是小孩子嘛,原谅我!
以及设定是贺天出生眼睛退化的厉害完全看不见是白色眼球,魔法无法治愈,但是贺天魔力强大看不见完全不影响他生活。毛毛是出生时妈妈难产去世了,产婆清洗干净出生的婴儿发现他红发红眼吓得不知道怎么办。艰苦的长大到七岁被终于受不了的村民们锁在外面等死。

评论(5)
热度(70)
©Don-甘米熊在修罗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