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甘米熊在修罗场

平日里是个画画的…偶尔码码字OVO

基德老大性转!总之我就是很心水老大女体😘我爱基德船长!

尤斯塔斯·基德船长🙊老大你何时再出场?按耐不住!

一直想动笔画画美人师兄和ko大大!今天休息终于下手了~我也可以换换手机桌面了😆

无题(thramsay)

Ramsay气炸了……他怎么敢!reek怎么敢!竟然和自己的夫人逃跑了,玩的好!玩的好!这里简直都想要给亲爱的reek鼓掌了。Ramsay冰蓝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怜悯,看来他需要在对自己的宠物严加管教了,之前太放纵他了,这次是剥下那一片皮或者切断哪一根手指呢?他把玩着手中的剥皮刀,重重的把自己的大拇指对着刀尖按了下去,扬起一个兴奋的笑容,伸出舌头舔掉了手指上的血液。血腥味似乎让Ramsay更兴奋了…喃喃自语:“My reek…dear reek……”。
theon放走了bolton夫人,reek迷失了方向……他与sansa已经分开了。她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那么,自己呢?reek还是theon?谁才是自己,或者谁也不是?困惑的漫无目的的游走在雪地里,寒冷的空气让他不禁打起寒颤。他一屁股坐在雪地里,冰冷从股间传入心中进入大脑,清醒无比。其实他们都是自己,都是他的一部分,而他的一部分属于Ramsay,他的一部分爱着他的主人。他的主人…reek疲倦的慢慢靠在雪地上回想起主人给自己洗热水澡的时候,温柔的触摸,柔软毛巾,主人都不嫌弃自己肮脏泥泞的残缺身体,轻轻的擦洗着,眼神温柔的看着自己,问自己:“My dear reek,do u love me?”reek当时并没有回答他的主人,但意外的主人没有责罚自己。
而现在reek声音沙哑但是像是看到主人一样对着空气说着:“y…yes,master。reek loves master。”
困意袭来,reek阻挡不住的在雪地中睡去,殊不知这样睡过去还能不能再醒过来。他也没有听到不远处猎犬的吠叫,慌乱的脚步声,以及熟悉的声音:“reek!”
Ramsay跟随着猎犬在茫茫雪地中找到了所在一团躺在地上冻僵的reek。reek本来就瘦弱惨白的身体现在在雪地里更是没有一丝血色,甚至看起来像是死了几天的尸体。他走到reek身边,蹲下来把失去意识的人脸上的泪水抹去,一把抱起了reek冰冷的身体,感觉还有微弱的脉搏。Ramsay什么也没说,冷下来的脸色,手下们看着都惧怕,一言不发地跟在少主的背后返回了恐怖堡。
Ramsay叫来的最好的医生给reek治疗,治不好全部拖出去全身剥皮!医生们都战战兢兢的给reek用最好的药材给他包扎外伤以及给他一些营养易吸收的流食。难题在于没有清醒的reek根本不能吃东西,而这种身体状况不能再坚持挨饿断食了。医生给Ramsay阐明了状况,他吩咐他们滚出去。
Ramsay走向自己大床上躺着的人,眼神柔和如水一般,他手放在reek脸颊上感受着reek的温度,轻轻的但是狠戾的说着:“My dear reek,i didn't allow u to die,so u can't。u hear me?wakeup,pet!or i'll hurt u。u……do u …love me?”Ramsay说着说着眼睛湿润了起来,没来得及擦掉落了一滴到reek的脸颊上。
reek睫毛颤抖着,感觉听到了主人的声音,主人又问自己爱不爱主人了。当然爱!reek发现出不了声音,眼睛也重的抬不起来。直到他感觉到脸上一滴微凉的液体,这是…这是泪么?疑惑着发现自己看到了主人的脸,主人眼里湿湿的,温柔的看着自己。
“主…人?”


ps:Ramsay真的是爱得深伤的也深啊,痛并爱着的reek总之两个人就是非常虐QAQ,想看小甜文。不太想接受sansa弄死Ramsay的事实orz。

what if(夜天使)

kurt把天使从废墟之中挖了出来,warren整个身体都被血液覆盖着,脸上没有一丝生气,钢铁的翅膀被飞机的坠毁炸断了大片。kurt抱着他,手指拂过他的脸,不管自己的皮肤已经被天使的血液侵蚀的发出黑色烟雾,这点疼痛一点也比不上warren现在,一点也比不上kurt心中的撕咬。kurt感觉到视线模糊,依旧抱的紧紧的。他发现warren轻极了,似乎在他手上什么也没有一般,他快步走向他的队友们,
“请,救救他。请…”kurt哽咽的请求着,身上的黑色烟雾越来愈多。
“天啊,kurt…”jean看着kurt的手和皮肤都像被腐蚀一样,灼伤。
hank快步从远处跑过来。
“快点,kurt,把他和我带去学校!你可以的,那里的设施才够齐全!不能在等了,这个流血量,我们没多长时间!”
kurt听着hank对自己的大吼。立马尾巴卷上hank的手,嘭一声。他们消失在了废墟之中。队友们分散开去收拾后续的事情。
嘭!他们回到了学校里hank的研究室。kurt赶紧把warren放在一个金属平台上,转头焦急地看着hank
“请…一定救活他!请…嘶—”
hank摸着天使微弱的脉搏,听到话突然打断,从慌乱地寻找中看了一眼kurt。kurt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和臂膀。
“你知道的,天使的血液会腐蚀你,使你受伤,甚至更严重—死亡。”
“我现在不在乎,这点小伤我不会有事……”hank给kurt一个不认同的眼神。kurt又开口“就…现在就…请只专心治疗天使吧。”
hank听见这个摇摇头,放弃似的看了一眼kurt。着手开始处理天使的伤势。hank迅速的拆卸了warren仅剩的部分装甲,开始寻找出血点,kurt在一旁,无措地看着,什么忙也帮不上,捶在身旁的手握成拳头,用力到让自己感到疼痛,这样似乎能保持自己镇定一点,更清醒地看着那张曾经生机勃勃的美丽脸庞现在尽失血色,奄奄一息…他把这个画面深深地印在脑中……这是自己的罪,这是他的罪,他伤害了天使,甚至天使可能会死亡。
hank艰难但迅速的止住所有出血点,清理缝合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以及…他需要变蓝去生生扯掉了残废的钢翼。他看了kurt一眼,
“kurt,过来帮我按住他,我怕他会醒过来。这很痛…”
kurt一言不发,跑过去按住warren。hank抓住钢翼,用最大的力量把钢翼扯了下来,更多的血液四溅到他们身上。warren一点点反应都没有……一点都…kurt抑制不住泪水,哽咽的就只是站在那里。hank拿上处理好撕裂的伤口,缝合,清理,上药。走到一个舱门面前,调整了一些数据,打开了舱门。
“kurt,这是我新研制的一个项目,医疗仓”,hank把天使抱起来,“可以帮助伤势恢复得更快”,走向舱门,“之后,他会慢慢恢复的”,hank把warren放进了舱门里面,关上了舱门。打入一些数据,舱门里开始注入一种淡蓝色液体,包裹住天使的身体。
“这些是一种特殊液体,可以舒缓疼痛以及加速恢复,你知道,以免你不知道我在干嘛,所以我都解释清楚。”
kurt点点头,什么也说不出,但是感激的看着hank。
“kurt,现在我要处理你的伤了,哦,看起来真…不太好。”
hank拿起kurt的手以及手臂用棉花清洗掉天使的血液,对kurt说“听着,我不想瞒着你,我刚刚在给他缝合时,他头部有一块很深的伤口,受伤很严重,他的骨头是中空型的我并不能肯定这个撞击对他的大脑有没有什么影响。”
hank感觉到kurt手臂的肌肉一紧。“总之我会密切观察他的伤势的,有什么我立马会告诉你。”
kurt看着hank包扎完自己的伤。望着不远处的淡蓝。
“谢谢,这…一切,所有的,谢谢。”
“不用,这是应该的。”hank推了推眼镜。顿了顿似乎在思考一些东西,“kurt,额,我想了一下,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这样吧我把实验室的钥匙给你,这里有个小沙发,你不介意的话随时过来看着。你知道,就是预防你每天挂念着不如就住在这里。”
kurt不知道该如何对hank诉说自己的感激,kurt给了hank一个拥抱。
“hank,就…真的感谢你,这一切。”
hank拍拍kurt的背,“没事的,我懂。”
hank把钥匙递给kurt,转身走出研究室,“记得!好好休息!不可以违背医生和科学家的叮嘱!”
kurt轻微笑笑“知道的,hank,谢谢。”
hank离开后,kurt转身走向淡蓝,快步,再快,更快一点!舱门近在咫尺,蓝色的液体包裹着warren,他看着里面的人静静的躺在那里,手捂上舱门。这是第一次他们两人靠的这么这么的近却没有在打架伤害。但是这样kurt却觉得心痛的难以呼吸另一只手紧抓着心脏的地方。如果,能回到那个时候,他一定,一定不会让自己晕过去,一定会救出他来的。绝对。
kurt从那天开始就住进了研究室,他天天给沉睡在舱门中的天使说一些发生在周遭的事情,以及…以及偷偷诉说着自己的感情。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敢说出这卑微的爱情……他爱他。哪怕他们相处的时间如此短暂,但是他知道,他爱他。
他每天依旧正常上课,训练,他想变得更强,这样才可以保护那个人。
三周过去了,warren早已从舱门中出来,伤势都已经恢复了但他依旧没有恢复意识,他们一起搬到了新的宿舍,kurt把warren的一切照顾责任都担在自己身上。他的队友们想帮他却jean拦下来,jean知道一切。kurt给warren擦拭着身子,换上干净的衣服,坐在床边看着warren的脸,嘴唇干干的,他只是,偷偷的,偷一个吻!kurt弯下身轻轻的靠近安静的天使。直到,warren的眼睛轻微的抖了抖,缓缓地睁开了眼!kurt被清澈的绿色捕捉住一时竟忘记了移动。马上,他回到床边,看着 warren
“额,额warren,你醒了?我…你昏睡了很长时间,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warren皱起眉,这个声音他知道…
“夜行者。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以及你为什么不开灯?还有我的嗓子好干。”
kurt的尾巴立马拿来了一杯水,kurt扶着warren坐起来,水杯放在他的面前,warren没有拿起来喝,kurt突然想起来“开灯?warren现在是白天啊。”
kurt想把水杯递给warren手中,拿起warren的手突然被反抓住,warren一脸狂躁
“你说什么?白天……”
说完又突然放开了kurt,kurt看着warren,发现他的视线并没有聚焦在自己身上,方位不对…天啊……warren看不见?
“warren,你等等,别激动,我马上去找hank过来!”kurt安抚似的捏了捏warren的手,手好冰凉。warren似乎判断了一下声音来源,对着自己的方向看着,然后笑了,kurt觉得非常苦的一个笑容。
“你觉得我像是在激动吗?我很冷静。说实话,我不知道该有什么感受我连翅膀都感受不到了…但至少我还活着?”
kurt心口一阵绞痛,看着warren没有聚焦的眼睛,苦笑着的嘴唇,他想吻走他的苦痛,吻走这不符合他个性的话语。他的手捂上warren,对方轻轻一颤,很不确定的注视着,疑惑。
kurt立刻吻上了warren,warren吓一跳,想推开对方,kurt却没有给他选择,按着warren的后脑,加深这个吻。
良久,kurt吻着warren的唇发红了才放开,捧着天使的脸,拇指摩挲着天使的脸颊,另一只手握起天使的手放到胸口,缓缓开口。
“我的天使,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罪。
我的天使,对不起我遮蔽了你的双眼。
我的天使,对不起我折断了你的双翼。
我的天使,对不起我爱上了你。我爱你,warren 请不要拒绝我…”
kurt卑微的乞求着天使,红金色的眼睛里满满的全是爱意。拉起手放到嘴边颤抖的吻了上去。warren没有拒绝,什么也说不出口,这明明是自己的咎由自取。他看不到kurt在什么方位,只能拉过相连的手拉过来抱住了kurt。什么都没说,只是在kurt的怀抱中默默流着泪,任由kurt把咸热的液体吻走,把自己抱得更紧。

ps:怎么说呢,写到中途差点be但是我要给视盲的天使爱才行,于是结尾算是糖吗,不知道但至少he了?原谅我如果写的不好,这一切都是一个脑内闪过的画面😂,what if其实包含好多个,但是一一解释太啰嗦所以无视也可以hhh

Crush(kodi/ben)

1

“leave him alone!”
kodi唯唯诺诺的抬头透过面前把自己围堵在墙根的几个人的身影看到了声音的来源,是ben hardy。kodi看着ben向自己走来,推来面前欺负自己的高年级混蛋们,站到自己的面前,转过身背对着自己。小身板站的直直的大声对着他们说:
“你们这些混蛋!我已经叫了老师过来了,不许再欺负他!”
“ben少爷,不要以为你是学校里的公认好学生,就以为我们怕你了!”
kodi听见高年级生低声对着ben威胁着。自己把身子缩得更小的,有点害怕。然后他感觉到ben的手拉着自己的,捏了捏,似乎在告诉自己不要害怕。kodi定了定神望着ben的背影。
“你有种就来啊!反正马上你们就会有大麻烦了!”ben稚嫩好听的声音又响起。
“切。我们走!”
混蛋们转身离开了。ben转过身面对着自己,捏了捏还握在一起的手。
“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kodi傻愣着。
“嘿?你还好吗?”ben眉头皱在一起似乎不解。
“嗯…额…我还好…没…”
“什么?哈哈…不好意思,我听不太清你的口音?”
ben一脸不解但是微笑着,kodi看得出ben并没有取笑自己的口音的意思。
“我是说,我很好。没什么事…谢谢”
kodi说的语速慢了一些,他看着ben对自己笑的更灿烂了。
“那就好,那些混蛋们不该这么对你的!”
ben好看的金色眉头因为提及到混蛋又皱在一起了。ben把握在一起的手改成握手的样子
“我叫ben hardy。你呢?”
kodi感受着手里温暖的温度,慢慢开口
“我叫…”
“ben快!上课了!”远处似乎是ben的熟人一个漂亮的女生向ben招手。
“不好意思,我先走了!下次见!”
ben松开他们的小手,快跑进了教室。kodi捏紧手心,kodi看着离开的ben的小身影。
滴滴滴滴…
kodi抬手按掉闹钟,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啊,自己又梦到小时候的事情了。自己一直没说出口的恋情。yes。他的初恋—ben hardy。以及现在也依旧喜欢着他。坐在床边看了看闹钟,中午了……要回复助理答案了。他,kodi smit-mcphee,小时候各种被欺负后来开始练拳击,锻炼肌肉,高中某个暑假猛地窜高后,偶然的机遇走向了演艺界。kodi拿起那本厚厚的电影剧本走向客厅,给助理打了电话
“嘿,peter,关于那个x战警:天启剧本,我决定接了。”
“嗯?好的,知道了kodi,那你明天上午去片场跟一起出演的演员们碰个面吧。”
“额…好的?”
“毕竟你们会一起相处好几个月呢!还有啊,虽然你总是演人畜无害的角色,别人不知道你我可是懂的,要好好打招呼好好相处!懂吗!这次可是有很多前辈们在的。”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OK~拜。”
kodi在沙发上躺下闭上了眼…眼前又出现了那个看着有着柔软金发,脸蛋圆圆的泛着点红,声音好听的小男孩。握紧手机,艹,好想再听到那个声音啊……


ps:大概就是脑内有这么个梗,就按耐不住想要写下来……文名也就随手打了一个上去,peter也是我想不出人名就借用了一个。这个AU大概就是ben是人甜朋友多的小少爷,kodi是小时候被欺负的转校生,他俩长大后再次相遇的故事。以及kodi长大后其实看似纯真其实切开是黑的hhh~ben少爷依旧是小甜心!!

看到过一篇史密斯夫妇的夜天使设定?感觉好带感,所以画了Mr&Mrs Wagner,觉得都是黑西装就太没意思了,天使长杀手纯白西装果然很适合很好看!心机留在翅膀上用了银粉画…结果很美丽hhh但是需要换个角度看p2拍出来了果然很好看OVO

【今夜】段子的配图hhh,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把段子写完,先看看吧0v0

今夜(夜天使)

接着小段子【失眠】后的故事。

夏天的夜晚该死的又热又燥。
warren坐在窗边喝着冰镇的啤酒,脱掉了上衣依旧还是散发着大量的热气,仰头又喝了一大口,汗水从下巴顺流滑向脖子划过锁骨流向他丰满的胸肌,流下一串晶莹的路线。月光柔柔的洒在warren身上,他仿佛就像天使一般。也许他就是呢?对那个昨晚失眠的小恶魔来说。
谁知道他昨晚是什么鬼使神差,在窗边听到楼下的人翻来翻去难受的要死就飞下去看了一下。然后…warren就看到了学校里公认最虔诚的信徒,那个夜行者。夜行者闭着眼睛,脸上写满了难受,warren想着是失眠了?天知道他脑子怎么就短路了轻轻走过。warren觉得嘴唇一热才想意识到自己给他了一个晚安吻!shit!warren赶紧起身,跑到窗边准备飞走,忽然听到夜行者咕哝了一声,他一愣转身看夜行者是不是看到自己了。切,原来是睡着了啊。该死的睡着了还吓老子一跳。但是warren看着夜行者脸上安详的睡脸什么气都消了。
怎么回事?!怎么又想到昨晚的事了?warren恼怒的垂了一下头。要不是小时候睡不着妈妈总是给自己晚安吻然后就睡着了他怎么可能自然而然的就吻了那个夜行者…艹……不想了,喝完这罐啤酒去飞一轮散散热……
站在窗边。
warren张开翅膀和双臂,呼…跳了出去。突然
“哇!我的天使!!”
warren被陌生的声音吓得差点坠下楼!幸好自己反应快,越过楼下的窗台,飞了起来。
“What's your problem?!”warren回头大吼道。
额…印入眼帘的是…是夜行者…夜行者在窗台边傻不拉几的愣住的看着自己。
“额,我不是…我不是天使……”
warren自己都觉得有点尴尬了……毕竟他想起了昨天的事。夜行者看起来有点畏畏缩缩的,犹犹豫豫的
“我,我是kurt·wagner!我的天使!”
warren皱眉
“我不是天使,夜行者,这里是变种人学校。”
kurt点头又摇头,尾巴在身后摇来摇去看起来好像很兴奋…warren觉得像小狗。
“天使,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天使你昨天帮助了我的失眠,你带走了我脑中吵杂的声音……”
“shit!你怎么…你怎么知道的!!”warren激动地打断kurt的话。
kurt腼腆的笑了笑走到床头柜那边,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个东西,立马跳回窗边,拿给warren看。一根纯白的羽毛。哦…他翅膀的羽毛。warren扶额…卧槽了。
“谢谢你天使,昨晚我真的是难受的不行了。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天使?”
warren从指缝中看着kurt一脸认真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kurt橙黄色的眼睛中闪着星星?放下手,warren觉得kurt脸色似乎变得有点奇怪,感觉紫了一些。
“我叫warren,不是什么见鬼的天使…还有你的脸都变色了。”
“我…我…”
kurt不知道该往哪里看,warren对自己现在的样子毫无概念。kurt看到的是张开的纯白双翅,喝了酒的天使脸蛋上有一点点浮红,汗水在身上反射着月光看起来闪闪发亮,赤裸着上半身,胸前…胸前…他们是粉红色的!God!kurt眼睛简直没有地方可以看,这一切都太过了…天啊,天使太美了。
warren好奇的看着kurt脸越来越紫的在那里小声嘀咕。自己怎么了吗?低头看看自己,什么也没有啊?懒得管了……
“喂,夜行者,昨天的事情你谁也不能说!不然我就…我就让你每晚都睡不着觉!”
kurt拼命的点头,现在已经更睡不着了,warren的身影印在脑海中,甩也甩不掉
“不会告诉的!这是天使和我的秘密!天使,今晚你也会给我一个吻吗?带走我脑中的喧嚣…”
warren看着kurt一脸憧憬的样子,双手紧握着那根羽毛,尾巴甩来甩去,眼睛看着自己甚至有点虔诚…天知道,自己只是个长着翅膀的变种人并不是真的天使啊…夜行者也在变种人学校怎么脑子还转不过来了……
“艹……好吧,把脸凑过来”
warren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没办法拒绝那张脸那双眼睛。
kurt听到立马把脸凑近窗边,开心的不得了!他都没有意识到他尾巴已经缓缓的爬上了warren的手臂。
warren抬起双臂捧起kurt的脸,warren闭上眼在kurt额头上印下一个温热柔软的吻。kurt看着天使的脸越加越近,忘记了闭眼,忘记了呼吸…主啊,这是真的天使啊。我的天使。kurt心里默默的说着。
“满意了吗?”
kurt看着warren不耐烦的说着但是并没有推开他的尾巴,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暖暖的,胃里好像有蝴蝶在飞。
“我可以走了吗?这样维持着飞行很累啊……”
“我…额…我,好的?对不起,累着你了!”kurt又慌张了,蝴蝶在身体里窜来窜去,他不知道这是什么。
“不要随便说对不起,我走了。”
warren煽起翅膀飞了上去,
“我的天使,我还能见到你吗?”
kurt在下面喊着,warren头疼又恼怒回答道
“该死的,kurt! For God's sake. 我们就楼上楼下!!还有!我不是什么该死的天使!!”
“晚安!我的warren天使!”
kurt看着warren回到自己的窗户里,又掉落了几根羽毛下来,kurt想都没想瞬移出去捡了回来,像小孩见到糖果一样笑的灿烂,回到房间里把羽毛们都收集到抽屉里了。kurt摸着额头似乎还能感觉到残留的温度一样。
“warren天使叫了我的名字!”
说着躺在床上笑着进入了梦乡。


ps:我不知道我写的怎么样0v0,总之原谅我如果写的很糟糕,我只是个画手在写小段子030虽然这个段子写的有点长了hhh